老挝磨丁赌场_“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不是贪腐病根

文/张玉胜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日前,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宣判了都兰县交通运输局原局长谭丙乾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被告人谭丙乾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现在自己千般悔恨、万般痛心,想想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谭丙乾在法庭作最后陈述时忏悔道。

“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这不只是被告人谭丙乾的一人忏悔,而几乎是所有身陷囹圄的贪腐官员的共同悔恨,其言下之意就是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是钱迷心窍害了自己。但笔者对此并不以为然,理由并非只在于其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悔之已晚,其实《红楼梦》一首“好了歌”早已唱出“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的古训箴言,而是这种忏悔并没有戳到官员贪腐的真正病根。

财富没有原罪,钱多不是过错。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钱从何来”和“用往何处”的是否正当与合理。君不见在中国的富豪排行榜单上,从来不缺身家过亿的财富大亨。但只要是凭劳动致富、靠智慧发财,来路光明正大,收入正当合法,便会坦坦荡荡,何罪之有?而那些希冀靠受贿牟利益、走邪路赚黑钱、弄权术发横财的非法暴发户,却逆天理、悖民意、违法度,让自己常常身处心有余悸、寝食难安的生活窘境,而身败名裂、恶有恶报则是其东窗事发、咎由自取的迟早之事。

官员贪腐,病在信念动摇。立党为公、为民理事,这不是说与人听的空泛高调和漂亮言辞,而应是每个党员领导干部发自内心和矢志不渝的信念追求。“为何入党”“为谁掌权”,这不仅是党员领导干部在面对党旗和面向国徽庄严宣誓时必须厘清的扪心自问,也应是其不断矫正人生坐标、谨防偏离航向的初心叩问,更当是每个官员抵御各种利益诱惑和风险考验的定力拷问。贪腐官员就是因信念动摇而成为金钱的俘虏。

官员贪腐,病在权力错位。官员的权力是由人民托付和法律赋予的公共权力,不应是个人显威或谋取私利的工具与筹码。位高权重的背后意味着肩负责任更大、为民办事更多,而不应该是发财机会更多、牟利能量更大。官员贪腐的病因就在于把履行职务的行为看作是顺手牵羊、捞取好处的便利和机遇。

官员贪腐,病在敬畏缺失。天下没有不受约束的权力,没有不受监督的官员,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尤其是在法治健全的国度,官员的敬畏不可或缺。比如,敬畏人民、敬畏权力,敬畏规则、敬畏纪律。时至今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应有新解,“水”不仅指人民,也应指法治,即官员的权力应该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使用。无视规则、挑战法律,势必受法律惩戒,自食恶果。贪腐官员就病在其对做人底线、法律红线和纪律高压线的熟视无睹和心存侥幸。

别把官员的落马只归咎于“都是金钱惹的祸”,只有真正把好舵、摆正心、管住手,才是确保权为民用和远离贪腐的如磐定力。

本文地址:http://www.braway.net/guoji/20190508/2554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